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Class 4C | 24th Nov 2008 | 一般, 新聞, 說書, 感覺 | (283 Reads)
 《閃 電 流 星》冬 日 的 下 午 較 夏 天 比 較 舒 爽, 沒 有 那 份 迫 人 的 熾 熱 感; 儘 管 沒 有 夏 蟲 鳴 叫, 失 卻 一 些 熱 鬧 氣 氛, 但 反 覺 清 靜。 更 何 況, 他 們 所 需 要 的 就 是 這 寧 靜 的 氣 氛, 給 他 們 靜 靜 的 回 想 過 去。

因 為 今 天 是 上 學 的 最 後 一 天, 學 子 們 在 派 對 後, 都 回 家 去 了。 在 學 校 裡, 人 影 是 有, 但 不 多。

 

操 場 旁 的 草 地 上 也 不 像 往 日 所 見, 很 多 同 學 在 林 蔭 下 聊 天、讀 書 和 散 步。

偌 大 片 的 草 地 上 只 有 他 們, 坐 在 碧 綠 的 樹 蔭 下, 享 受 二 人 獨 處。

「每 天 在 這 讀 書, 經 歷 兩 載 寒 暑, 也 不 覺 這 裡 是 那 麼 美, 現 在 將 要 離 開 才 發 現, 真 可 惜。」慧 盈 感 慨 萬 分。

我 也 認 同, 當 初 也 不 覺 得 妳 美 麗, 妳 要 走, 才 發 覺, 真 費 解?」

「你 真 可 惡!」盈 作 勢 要 打 政, 政 一 過 翻 身 便 滾 開。

他 向 盈 作 個 鬼 臉, 佻 皮 說 道:「追 著 我, 給 妳 錢 去 買 紅 棗。」轉 身 便 走。

盈 剛 欲 舉 步, 才 知 自 己 額 頭 是 多 沉 重, 站 起 來 也 覺 乏 力。 看 來 慧 盈 的 病, 暫 時 仍 是 間 歇 性。 為 了 掩 飾, 她 忍 著 痛 苦, 裝 出 一 副 淘 氣 對 政 說:「你 走 吧! 我 也 學 你 一 樣, 走 後 再 不 回 來。」

盈 相 信 只 要 休 息 一 會, 她 便 可 以 走 動, 要 不 然 就 ....政 真 的 頭 也 不 回 走 了, 走 到 老 遠 的 禮 堂。

難 道 他 聽 不 見 盈 剛 才 所 說 的 話?被 政 這 一 氣, 盈 差 點 兒 要 哭 了。 她 不 能 支 起 身 子, 有 苦 自 知。

究 竟 政 跑 到 那 裡?時 間 一 分 一 秒 過 去, 盈 獨 個 兒 在 草 地 上 呆 坐 數 分 鐘。 頭 也 沒 先 前 那 般 疼 痛, 總 算 可 起 來 走 走。 東 張 西 望, 仍 不 曉 得 政 在 那 裡。   

「還 不 出 來, 我 真 的 走。」盈 拉 高 嗓 子 大 叫。

傳 來 的 只 是 斷 斷 續 續 的 回 音, 沒 有 一 絲 動 靜。 盈 也 不 知 應 該 怎 樣 做, 在 這 裡 呆 等 還 是 離 去。

遠 處 一 個 熟 悉 的 身 影 走 近, 是 政! 看 他 古 古 怪 怪 的, 手 放 在 背 後, 喜 孜 孜 地 步 至 慧 盈 跟 前。原 來 他 早 已 將 一 束 美 麗 的 鮮 花 放 在 禮 堂 內, 特 地 給 盈 驚 喜。 在 盈 跟 前 跪 下, 雙 手 奉 上 這 束 鮮 花, 說 道:「送 給 最 愛 的 人, 請 笑 納。」既 意 外 又 驚 喜, 盈 開 心 得 合 不 攏 嘴。

「謝 謝。」雙 手 接 過 艷 麗 鮮 花, 已 代 表 她 心 中 的 喜 悅。「喜 歡 就 珍 而 重 之 收 下, 我 沒 有 一 份 大 禮 物 送 給 妳, 不 要 罵 我! 但 聖 誕 節 的 那 份 我 就 不 會 欠 妳 的!」

落 霞 正 暮, 天 空 火 紅 的 夕 陽, 像 將 要 熄 滅 的 火 球, 將 最 後 的 光 輝 還 諸 大 地。「時 候 也 不 早 了, 好 吧! 待 妳 晚 上 接 電 話 後, 我 們 才 談 天; 明 天 不 用 上 學, 今 晚 可 以 談 久 一 點。」 政 回 家 後, 只 懂 睡 在 床 上, 甚 麼 也 懶 去 理 會。

一 連 串 的 電 話 鈴 聲 如 鬧 鐘 般 驚 醒 酣 睡 的 他, 政 還 揉 著 睡 眼 執 起 電 話 說 道:「盈, 這 麼 早 便 來 電。」

「睡 覺 不 知 就 裡 嗎?」電 話 筒 傳 來 一 把 男 的 聲 音。 

《相 思 成 災》 

回 說 一 凡 的 感 情, 可 說 是 滿 途 荊 棘。在 追 求 瑤 瑤 前, 當 然 也 有 痴 戀 一 些 女 孩, 但 他 卻 不 懂 向 人 表 白, 只 將 心 事 埋 在 心 坎, 故 沒 完 沒 了; 唯 獨 是 柏 瑤 這 次, 可 能 得 到 政 的 支 持 和 鼓 勵, 他 才 勇 於 表 白, 儘 管 對 方 已 有 心 上 人, 他 仍 鍥 而 不 捨 地 繼 續 對 她 付 出 無 私 的 愛。

情, 真 的 相 思 斷 腸, 卻 又 是 充 滿 憧 憬。韻 玲 吃 罷 晚 飯 後, 便 追 看 未 完 的 小 說。 一 凡 雖 然 看 著 電 視, 但 腦 內 所 想 卻 全 然 不 同。 他 想 起 柏 瑤 還 未 答 覆 後 天 的 邀 請, 心 內 正 猶 疑 是 否 應 再 邀 請 她。

『試 試 吧! 不 試 又 怎 知 道 成 不 成 功?』一 凡 心 想。  不 再 猶 疑, 便 拿 起 聽 筒。 由 於 沒 有 告 訴 韻 玲 關 於 喜 歡 柏 瑤 的 事, 故 拿 電 話 後 便 戰 戰 兢 兢 地 走 往 露 台, 悄 悄 撥 電 給 柏 瑤。.. .. .. .. .. ..

一 凡 心 想:『為 甚 麼 還 沒 有 人 接 聽?』正 在 思 量, 冷 不 防 背 後 傳 來 詭 異 的 聲 音:「哥 哥, 你 在 做 甚 麼? 鬼 鬼 崇 崇 的, 電 話 中 是 誰?」

這 個 佻 皮 渾 蛋 當 然 是 韻 玲, 一 凡 作 賊 心 虛, 連 忙 道:「是 我 同 學, 哥 哥 與 同 學 談 天 也 要 妳 批 ? 嗎? 別 在 這 裡 玩 耍, 媽 媽 的 家 務 還 等 著 妳 幫 忙!」

「哥 哥, 我 約 了 心 怡 明 天 逛 街 及 拍 照, 但 我 忘 記 向 她 說 在 那 兒 等 候! 先 讓 你 的 好 妹 妹 好 嗎?」韻 玲 哀 求 道, 簡 直 七 情 上 面。

「不 用 來 這 套。」凡 捏 一 捏 她 圓 圓 的 臉 龐, 雖 然 玲 與 他 時 常 鬥 咀, 但 凡 卻 十 分 痛 錫 這 可 愛 的 妹 妹, 凡 事 也 遷 就 她。

「達 明, 我 妹 妹 要 用 電 話, 稍 後 再 說。」正 所 謂『做 戲 做 全 套』, 一 凡 也 真 醒 目。誰 知 這 一 趟 忍 讓, 卻 是 苦 候 兩 句 鐘; 當 韻 玲 放 下 電 話 時, 已 接 近 十 一 時, 那 有 找 柏 瑤 的 道 理。

柏 瑤 除 在 考 試 季 節 外, 平 日 也 很 早 入 睡, 故 凡 只 好 留 待 明 天 才 致 電 她。

有 些 時 候, 他 真 疑 問 為 何 女 孩 們 總 有 這 麼 多 話 題? 

《守 護 女 神》 

大 清 早 傳 來 韻 玲 的 叫 聲, 吵 得 一 凡 也 醒 來。

「媽 媽, 我 和 韻 玲 往 九 龍 公 園 拍 照, 吃 飯 前 才 回 來, 緊 記 做 我 的 飯。」陽 光 普 照, 風 光 明 媚, 她 們 二 人 快 快 樂 樂 拍 照 去。

韻 玲 與 心 怡 是 好 朋 友, 也 難 怪。 彼 此 由 小 學 已 開 始 認 識, 到 現 在 也 有 十 年, 加 上 心 怡 是 家 中 獨 女, 平 日 在 家 只 有 自 己 一 人, 納 悶 在 家 便 與 玲 閒 聊 或 喚 玲 往 她 家 玩 耍。 後 來, 心 怡 搬 家 到 另 一 區, 玲 才 減 少 往 她 家, 但 感 情 仍 好 比 姊 妹。 她 們 也 將 心 事 互 相 傾 訴, 前 陣 子 有 位 男 同 學 欲 追 求 心 怡, 玲 便 作 其 軍 師, 擊 退 對 方。

正 因 為 這 樣, 玲 平 日 也 不 愁 機 會 將 其 佻 皮 性 格 表 露, 向 那 些 男 同 學 發 揮 其 了 得 的 口 材。久 而 久 之, 玲 像 變 成 心 怡 的 守 護 神 般, 為 她 解 決 問 題。

「這 頂 草 帽 很 是 漂 亮, 襯 上 這 條 碎 花 長 裙, 真 美。 待 會 拍 罷 時, 定 要 讓 我 戴 上。」今 天 心 怡 的 打 扮 十 分 端 莊 大 方, 一 把 秀 髮 散 落 兩 肩, 為 她 更 帶 來 一 份 純 樸 素 質。

「這 處 的 風 景 很 美, 我 來 替 妳 拍 一 張 大 特 寫; 妳 這 樣 子 喜 歡 做 模 特 兒, 就 拿 這 輯 相 片 去 嘗 試 吧! 笑 容 多 一 點, 一 二 三。」

「媽 媽 不 喜 我 當 模 特 兒, 所 以 千 萬 不 要 對 其 他 人 說, 這 是 我 們 二 人 的 秘 密。」原 來 韻 玲 的 志 願 是 當 模 特 兒。

「來 來 來! 我 也 替 妳 一 張。」玲 喚 道。

在 草 地 上, 或 在 花 紅 柳 綠 之 間, 古 典 樓 閣 之 內 拍 照, 忙 個 不 亦 樂 乎。 剛 在 這 裡 拍 照, 又 指 著 別 處 說 那 裡 風 景 美 麗, 謀 殺 不 少 菲 林。

「妳 哥 哥 不 在 家 嗎?」

「媽 媽 說 今 天 探 望 婆 婆, 只 留 下 哥 哥 一 人 在 家; 怎 地 忘 了 喚 他 來 替 我 們 拍 雙 人 照 片, 反 正 他 空 在 家 也 沒 事 可 幹。」

「沒 緊 要! 待 我 們 拍 雙 人 照 時, 可 以 找 其 他 人 幫 忙! 不 若 在 水 池 旁 拍 數 張 合 照, 坐 在 石 塊 上 還 不 錯!」心 怡 興 奮 地 道。

「那 便 要 找 個 人 來 為 我 們 效 力。」韻 玲 左 望 望 右 望 望, 張 開 口 道:「他 不 是 立 仁?」一 個 箭 步 便 朝 立 仁 方 向 去, 留 下 不 明 所 以 的 心 怡。

立 仁 與 韻 玲 雖 不 是 深 交, 也 算 是 彼 此 認 識, 那 次 宿 營 便 使 他 們 有 認 識 的 機 會。 更 何 況, 她 也 有 觀 看 立 仁 飾 演 健 華 的 精 采 演 出。 但 心 怡 只 在 台 上 看 見 他 演 戲, 只 有 依 稀 印 象, 只 是 記 起 這 名 字 曾 在 耳 邊 出 現。

「立 仁 學 兄, 你 為 何 獨 個 兒 在 這 裡? 定 是 約 會 玫 玫 來 公 園 拍 照!」韻 玲 由 始 至 終 認 為 玫 是 仁 的 女 朋 友。

「不 是 她, 我 約 朋 友 一 起 往 太 空 館 看 天 象 電 影, 但 他 卻 臨 時 才 通 知 我 有 要 事 辦 理, 不 能 赴 約, 故 我 便 一 人 觀 看。 看 罷 便 順 道 來 這 裡 遊 覽 一 番。 你 這 邊 的 朋 友 等 妳 不 耐 煩 了, 快 去 吧!」立 仁 指 著 遠 方 心 怡。

「不 要 緊, 她 是 我 好 朋 友, 有 空 嗎? 相 請 不 如 後 遇, 來 我 為 妳 們 介 紹, 順 道 你 也 可 為 我 們 拍 些 合 照。 心 怡, 來 這 邊。」韻 玲 真 是 懂 得 與 人 溝 通 的 技 巧。

「我 是 立 仁, 很 高 興 認 識 妳。」心 怡 走 近 立 仁, 向 他 來 個 招 呼, 立 仁 也 回 應 她 友 善 的 招 呼。

近 看 心 怡, 立 仁 才 發 覺 眼 前 人 是 如 此 美 麗, 水 汪 汪 的 眼 睛 深 深 吸 引 立 仁, 心 想:『清 麗 脫 俗, 正 是 我 夢 中 所 求。』

為 達 到 認 識 心 怡, 立 仁 說:「妳 先 前 喚 我 過 來 是 要 我 替 妳 們 拍 合 照 嗎? 現 在 時 間 尚 早, 我 可 以 為 妳 們 充 當 攝 影 師。」

「來 吧, 笑! 心 怡 靠 近 韻 玲 一 點, 玲 的 笑 容 燦 爛。」立 仁 便 當 起 攝 記。 「讓 我 也 替 你 和 韻 玲 拍 張 照 片。」心 怡 禮 貌 向 立 仁 示 意。

「不 好 的, 我 只 是 閒 角, 別 浪 費 妳 們 的 菲 林。」立 仁 心 裡 希 望 可 與 心 怡 合 照, 與 玲 合 照 反 是 其 次; 但 他 又 不 方 便 明 言, 只 好 靜 候 機 會。

「你 那 會 是 閒 角, 健 華? 你 不 知 道 我 和 心 怡 也 有 看 你 在 慈 善 晚 會 的 精 采 演 出。」韻 玲 一 針 果 然 見 血。

「是 啊! 演 得 不 錯。 我 在 觀 看 時 差 點 兒 感 動 得 哭 出 來。 我 估 計 你 們 定 會 有 續 集, 可 否 說 給 我 聽 未 來 故 事 的 大 綱。」立 仁 給 自 己 夢 中 情 人 稱 讚, 雖 然 開 心 得 躍 上 半 空, 卻 故 作 謙 遜:「那 有 這 回 事, 我 只 是 盡 力 演 好 那 角 色 罷 了。 你 們 欣 賞 這 戲, 才 是 我 最 希 望 見 到 的, 真 多 謝 妳 的 鼓 勵。」

說 這 話 時, 立 仁 雙 眼 還 深 深 地 凝 視 心 怡, 像 要 攝 了 心 怡 的 魂 魄。「菲 林 用 盡 了, 再 買 一 盒, 還 是 ...」心 怡 問 道。

立 仁 看 看 手 錶:「才 四 時, 不 若 拍 多 一 會 兒 照。 然 後 一 起 去 逛 街 或 吃 下 午 茶, 這 麼 早 回 家 也 沒 好 節 目 可 看。」

「好 提 議。 心 怡 也 一 起 去 吧!」玲 答 道。「媽 媽 喚 我 七 點 前 回 家, 現 在 還 尚 早, 倒 沒 問 題。」

「如 果 晚, 我 送 妳 回 家。」說 的 不 是 立 仁, 而 是 韻 玲。 雖 然, 沒 有 護 送 怡 回 家, 但 立 仁 已 把 握 這 可 與 怡 加 深 認 識 的 機 會, 彼 此 認 識 不 少。

更 何 況, 他 已 達 到 今 天 的 目 的, 與 心 怡 來 張 合 照。

如 浪 子 般 的 立 仁 終 於 找 到 今 生 所 想 找 的 人。

玫 玫, 又 如 何? 月 色 醉 人, 圓 圓 的 月 亮 掛 在 維 多 利 亞 港 的 天 空 上, 照 得 夜 如 白 晝, 令 平 安 夜 更 添 綺 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