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Class 4C | 12th Nov 2008 | 一般, 說書, 感覺, 朋友 | (251 Reads)
《我 的 感 覺》-- 昔 日 的 街 道 行 人 眾 多, 但 今 天 晚 上 卻 異 常 冷 清, 寬 大 街 道 上 只 有 慧 盈 和 政 兩 人 及 他 們 長 長 倒 影。 漸 入 寒 冬, 孤 寂 的 街 道 更 覺 肅 殺, 像 孤 獨 老 人 無 人 慰 問。 陣 陣 北 風 吹 過, 捲 起 地 上 的 亂 紙 枯 葉, 為 這 景 象 更 添 上 幾 分 冷 清。

「天 氣 真 是 變 幻 莫 測, 今 天 下 午 還 陽 光 普 照, 到 晚 上 卻 冷 風 呼 呼, 冷 嗎?」政 始 終 關 心 盈 比 自 己 猶 甚。

「不 冷! 別 當 我 是 小 孩 子, 我 懂 得 照 顧 自 己; 你 不 在 我 身 邊, 我 更 要 學 懂 獨 立, 那 你 再 不 會 說 我 沒 用。」盈 蠻 有 自 信 地 說。

「天 天 都 給 我 一 封 信, 妳 有 甚 麼 開 心 和 不 快 便 說 我 聽, 這 樣 縱 使 妳 不 在 我 身 邊, 我 們 的 心 也 連 在 一 起。」看 著 自 己 最 深 愛 的 人, 百 感 交 雜; 喜 的 是 能 遇 上 這 個 好 男 孩, 她 真 疑 問 自 己 前 生 作 了 甚 麼 福 事?

令 她 擔 憂 的 是: 萬 一 自 己 永 不 回 來, 他 會 怎 樣? 他 會 何 等 傷 心, 何 等 悲 慟? 她 真 不 願 知 道! 她 也 不 願 想?

「再 見。」輕 輕 吻 別。

「回 家 給 我 來 電。」 回 家 後, 政 撥 電 給 慧 盈。 沐 浴 畢, 躺 在 睡 床 上 看 小 說, 可 能 是 因 為 疲 累 的 關 係, 不 知 不 覺 便 入 睡。

追 問 一 凡 的 事 倒 就 拋 諸 腦 後。  

夢, 是 否 真 如 某 些 心 理 學 者 所 言:『所 作 的 夢, 代 表 被 壓 抑 的 潛 意 識, 在 熟 睡 中 發 出 腦 電 波 影 響 所 感 所 見。』

「不 要 離 開 我!」政 從 睡 夢 中 驚 醒, 渾 身 大 汗。

四 周 依 舊 是 房 內 場 景, 不 再 是 夢 中 所 見, 漆 黑 一 片。 『為 何 會 造 這 些 不 吉 利 的 夢, 定 是 我 太 擔 心。 上 廁 所 後 好 好 睡 覺!』政 心 想。

但 又 老 是 睡 不 著, 看 看 時 鐘, 才 是 指 著 三 點。 輾 轉 反 側, 煞 是 無 聊, 倒 不 如 起 來 寫 信 給 遠 方 的 姐 姐。 啊! 還 要 將 盈 往 美 國 的 消 息 告 訴 蓉 敏 姐, 還 希 望 她 能 夠 替 他 照 顧 慧 盈。 時 常 想: 這 個 最 好 的 姐 姐, 何 時 回 來 與 他 聚 舊。 一 口 氣 寫 下六 七 張 信 紙, 可 見 他 多 掛 念 姐 姐。

寫 畢 信 箋, 已 是 四 時 半, 還 不 睡 覺 明 天 可 沒 精 神 上 學, 還 未 有 睡 意 也 是 時 候 休 息。 

《惜 別 舞 會》

 轉 眼 間, 聖 誕 節 已 近, 街 道 商 舖 也 佈 緻 得 五 光 十 色, 美 侖 美 奐。

尖 東 的 燈 飾 也 整『粧』待 發, 以 最 佳 面 目 示 人, 讓 人 欣 賞。今 天 是 冬 假 前 最 後 的 上 學 日, 正 所 謂 普 天 同 慶, 這 天 是 給 學 生 們 開 聖 誕 派 對。 但 對 於 中 五 乙 班 的 意 義 卻 不 同。派 對 是 為 盈 歡 送 的 派 對, 意 義 是 為 盈 再 會。

離 別 是 絕 對 的 傷 感, 但 眾 同 學 早 已 在 會 前 協 議, 不 能 下 一 滴 淚, 大 家 要 以 最 開 心, 最 歡 樂 的 氣 氛 為 盈 送 別。

參 加 的 同 學 有 來 自 本 班, 也 有 鄰 班 的; 柏 瑤、如 夢、一 凡 和 韻 玲 等 也 當 然 在 場。

一 凡 和 玲 需 偷 偷 混 進 學 校 內, 蓋 因 他 們 不 是 這 校 的 學 生。 老 師 也 裝 作 看 不 見, 只 此 一 次。看 見 凡 和 韻 玲, 政 連 忙 撇 下 其 他 同 學, 向 一 凡 致 歉:「當 天 真 對 不 起! 我 竟 懷 疑 你。」

「甚 麼 甚 麼? 有 甚 麼 不 可 告 人 的 秘 密?」韻 玲 永 遠 是 小『八 卦』。

待 玲 沒 趣 走 開, 一 凡 說: 「我 們 多 年 朋 友, 難 道 會 為 這 些 不 咬 弦? 男 人 薄 臉 皮 會 給 人 恥 笑 的。 你 這 樣 做 也 是 關 心 柏 瑤, 我 沒 理 由 怪 責 你。 回 去 陪 伴 慧 盈, 她 才 是 今 天 的 主 角, 我 們 會 招 呼 自 己。」原 來 那 天 在 一 凡 身 旁 的 女 孩 是 韻 玲 的 同 學, 名 叫 天 兒。

她 不 懂 前 往 韻 玲 家, 故 凡 便 特 來 迎 接。

 「我 這 個 礙 眼 的 司 儀 說 話 太 多, 現 在 應 該 讓 今 天 主 角 樂 慧 盈 小 妹 妹 上 台 說 說 感 受。」立 仁 的 天 份 再 次 發 揮。

除 演 戲 外, 連 充 當 司 儀 也 極 為 稱 職, 台 下 掌 聲 不 絕 於 耳。 盈 今 天 束 了 一 條 長 長 辮 子, 看 上 去 更 覺 清 純 可 愛, 定 定 的 站 在 台 上, 開 始 致 辭。

「多 謝 立 仁 的 精 采 介 紹, 我 很 少 機 會 站 在 台 上 說 話, 若 我 說 得 結 結 巴 巴, 不 要 向 我 扔 蛋 糕。 因 為 我 昨 晚 想 很 久, 才 完 成 今 天 的 演 講 辭。與 大 家 已 認 識 年 半, 慧 盈 十 分 感 謝 你 們 如 此 喜 歡 她, 得 到 你 們 的 關 心 和 愛 護。

由 最 初 連 課 室 也 找 不 著 的 轉 校 生, 到 現 在 認 識 這 麼 多 好 朋 友 及 同 學, 真 是 高 興。 我 真 不 願 意 離 開 大 家, 離 開 這 可 愛 的 地 方, 離 開 和 藹 可 親 的 老 師, 離 開 你 們, 離 開 太 多 太 多。 但 是 沒 有 美 好 的 過 去, 便 沒 有 創 造 未 來 的 動 力。

我 也 不 知 道 該 說 甚 麼, 原 諒 我 的 別 去。 再 一 次 多 謝 你 們 的 關 懷 及 愛 護。慧 盈 永 遠 掛 念 妳 們。」

雖 然 大 家 事 先 約 定 不 會 落 淚, 但 一 些 與 慧 盈 要 好 的 女 同 學 已 眼 眶 濡 濕, 不 捨 盈 的 別 去。

為 緩 和 傷 感 的 氣 氛, 便 如 夢 走 上 台 向 盈 打 趣 道:「眾 所 周 知, 妳 是 校 花 之 一, 有 這 樣 良 好 條 件, 為 甚 麼 選 擇 那 個 不 修 篇 幅 的 人?」

那 人, 大 家 當 然 知 道 是 政。

「是 啦! 我 條 件 也 不 錯! 為 何 不 是 我?」立 仁 在 旁 附 和。

「立 仁, 你 是 我 校 校 草, 我 想 碰 也 不 能, 是 你 不 給 機 會 我 罷 了。 政, 傻 兮 兮 的, 挺 可 愛。」妙 語 聯 珠, 台 下 不 禁 喝 采。

「你 也 上 台 說 說。」立 仁 指 著 政。

....」雖 沒 半 晌 一 聲, 已 被 其 他 同 學 推 湧 至 台 前。 

政 心 想:『這 個 立 仁, 不 知 道 又 怎 捉 弄 我?』

「她 是 校 花, 你 是 如 何 迎 得 美 人 歸? 可 否 教 授 我 數 門 技 倆?」立 仁 簡 單 直 接, 盈 與 政 在 熱 戀 中 是 人 所 共 知, 所 以 毫 不 忌 諱。

「不 是 事 先 說 明 不 說 感 情 事 嗎?」慧 盈 與 政 異 口 同 聲。「台 下 觀 眾 要 不 要 聽?」立 仁 真 懂 得 利 用 群 眾 效 應。

「要!」一 面 倒 的 答 案。

當 慧 盈 和 政 正 在 台 上 談 笑 時, 那 邊 廂 的 一 凡 卻 乘 這 難 得 的 巧 合 與 柏 瑤 談 天。 韻 玲 豈 不 是 給 丟 下? 她 正 與 一 些 男 同 學 傾 談, 有 說 有 笑。 難 怪 凡 有 脫 身 的 機 會。

「柏 瑤, 考 試 成 績 不 錯 嗎?」凡 對 柏 瑤 的 心 始 終 如 一。

「生 物 科 全 班 第 一, 其 他 科 都 滿 意, 附 加 數 有 大 進 步; 幸 好, 你 在 我 考 試 前 天 天 抽 空 教 我; 我 真 怕 這 會 影 響 你 的 溫 習 時 間。」原 來 凡 在 柏 瑤 考 試 前 夕, 每 天 也 為 她 溫 習。

「柏 瑤, 明 天 有 空 嗎? 《秋 戀》後 天 上 映, 朋 友 送 我 兩 張 戲 票, 玲 對 這 些 題 材 沒 有 興 趣, 所 以 我 希 望 妳 能 接 受 邀 請。」

「那 天 不 是 聖 誕 節 嗎? 我 一 會 才 答 覆 你, 拿 些 吃 吧, 別 老 是 站 著。」柏 瑤 微 笑 起 來。

無 疑 地, 柏 瑤 與 一 凡 較 前 稔 熟, 但 這 代 表 他 們 的 友 誼, 還 是 感 情? 他 自 己 也 不 知 道, 他 相 信 一 天 定 可 ....

「瑤 瑤, 妳 喜 歡 吃 甚 麼? 我 替 妳 效 勞。」 一 位 英 俊 男 同 學 走 來 向 柏 瑤 說。 那 同 學 是 子 健, 上 次 向 政 借 書 的 那 個。

「子 健 你 好。」柏 瑤 向 來 者 打 招 呼。

「這 位 是 ..?」面 目 清 秀, 雙 眼 有 神 的 子 健 問 道。

「一 凡, 是 政 的 朋 友, 特 地 來 為 盈 歡 送。」自 我 介 紹。

「很 高 與 認 識 你,你 好!」子 健 既 英 俊, 且 彬 彬 有 禮, 出 身 富 裕, 但 卻 沒 富 家 少 爺 脾 氣, 故 在 學 校 頗 受 歡 迎。

有 傳 他 已 暗 戀 柏 瑤 很 久, 但 他 沒 有 表 示, 柏 瑤 也 沒 甚 麼。一 凡 不 知 道 那 段 謠 傳, 只 憑 直 覺, 心 想:『難 道 就 是 他? 他 就 是 柏 瑤 喜 歡 的 人?』

心 下 立 定, 便 開 口 試 探:「你 們 態 度 如 此 親 近, 你 定 是 柏 瑤 的 好 好 朋 友。」

突 如 其 來 的 問 題, 令 子 健 不 知 所 措, 真 的 不 知 所 措, 尷 尬 說:「不 是, 不 是。 我 們 只 是 普 通 朋 友 而 已。」他 的 神 情 已 出 賣 他, 不 敢 直 視 柏 瑤 已 證 明 一 切。

柏 瑤 將 一 切 看 在 眼 裡, 並 沒 絲 絲 驚 訝, 只 微 微 一 笑。 難 道 她 已 早 早 發 覺?柏 瑤 心 想:『為 何 凡 這 麼 呆 板?』, 邊 笑 邊 指 著 凡 說:「你 嚇 怕 我 們 的 大 眾 情 人。」

一 凡 面 對 這 尷 尬 場 面, 便 連 忙 說 道:「對 不 起。」子 健 悄 悄 離 開, 剩 下 一 凡 及 柏 瑤 二 人。

「這 樣 說 誰 人 也 給 你 嚇 跑。  至 於 那 人, 相 信 他 再 不 會 出 現 在 我 生 命 中, 倒 不 若 忘 記 他。 我 不 會 被 他 昔 日 的 背 影 所 支 配。」她 願 意 忘 記 他, 代 表 些 甚 麼? 代 表 她 願 意 接 受 某 人 的 愛, 還 是 她 已 有 心 上 人? 

這 陣 子, 一 凡 的 心 也 混 亂, 他 根 本 摸 不 著 眼 前 人 的 心, 連 忙 答 應 道:「丁 點 兒 忘 記, 妳 還 未 答 應 我 的 邀 請, 聖 誕 日 看 戲 願 意 否?」

熱 烈 掌 聲, 打 斷 他 們 之 間 的 對 話。經 過 一 陣 串 的 迫 供, 立 仁 為 令 高 潮 再 起, 竟 要 求 政 與 慧 盈 在 台 上 起 舞; 跳 罷, 政 才 鬆 一 口 氣。

「再 一 次 多 謝 他 倆 的 精 采 表 現, 我 們 在 此 謹 以 最 至 誠 的 祝 福 這 對 小 情 人。 更 重 要 的 是, 盈 能 夠 早 日 學 成 歸 來, 回 來 探 望 我 們。」立 仁 以 這 句 結 束 簡 單 而 隆 重 的 歡 送 儀 式。

「你 這 壞 透 的 立 仁, 在 我 離 開 前 還 耍 我。」盈 半 開 玩 笑。

「害 我 當 眾 出 洋 相, 你 要 盈 不 會 忘 記 你, 也 不 用 牽 扯 我 嗎?」政 苦 笑 道。

「別 怪 他! 這 樣 還 好, 沒 有 傷 感, 只 有 快 樂。 來 時, 去 時 也 快 樂。『輕 輕 的 我 走 了, 不 帶 走 一 片 雲 彩』多 詩 意 啊!」如 夢 為 立 仁 辯 護。

「說 笑! 我 們 的 演 戲 天 份 又 進 步 了。」慧 盈 梨 渦 泛 笑, 更 添 幾 分 嬌 美。看 見 凡 與 柏 瑤 在 一 起, 政 便 拉 著 慧 盈 小 手 往 那 處 去。

「女 主 角 今 天 真 美。」凡 直 抒 胸 臆。

「盈 姐 姐 真 的 很 美。」韻 玲 與 柏 瑤 齊 道; 韻 玲 又 回 來 了, 以 她 可 人 的 性 格, 又 結 識 很 多 新 朋 友。談 談 天, 說 說 舊 事, 吃 吃 東 西, 派 對 也 隨 著 時 間 終 結 了, 慧 盈 收 到 很 多 的 紀 念 品, 要 好 的 女 同 學 互 相 緊 擁, 不 捨 得 這 歡 送 的 一 天。

盈 眼 中 也 劃 下 淚 光。要 走 的 路 始 終 要 走, 更 艱 苦 的 也 要 走; 既 然 艱 苦, 倒 不 如 獨 自 承 受。  

曲 終, 人 漸 散。

留 下 來 的 只 有 政、立 仁、柏 瑤 及 一 凡 等 人, 還 有 張 老 師。

「張 老 師, 多 謝 你 的 諄 諄 教 誨, 我 這 輩 子 也 不 會 忘 記。」盈 向 最 敬 重 的 老 師 道 別 及 致 謝。

「希 望 妳 能 照 顧 自 己, 為 未 來 社 會 作 一 棟 樑。」張 老 師 以 手 帕 輕 抹 滴 淚。

「天 下 無 不 散 之 筵 席, 還 有 機 會 再 見。」立 仁 說。「你 們 走 吧, 我 和 盈 遲 些 才 離 開。 再 見 各 位。」政 向 眾 人 道 別, 眾 人 也 明 白 他 之 用 意, 也 不 再 留 下。

別 離 是 痛 苦, 但 若 不 別 離 比 現 在 更 加 痛 苦, 上 天 為 何 要 這 樣?

這 天 是 十 二 月 二 十 三 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