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Class 4C | 30th Oct 2008 | 一般, 說書, 感覺, 朋友 | (320 Reads)

《惡 魔 啟 示》- 呆 呆 站 在 父 親 身 後, 盈 的 淚 水 如 注 下 流。

政 已 離 開 盈 家, 她 再 不 需 要 壓 抑 自 己 情 感, 如 嬰 孩 般 擁 著 父 親。在 父 親 懷 裡, 盈 像 為 失 去 一 件 重 要 的 東 西 而 哭 個 不 停; 父 親 撫 慰 她 別 要 再 哭。

父 親 懇 切 地 說:「怎 麼 還 未 睡? 妳 聽 見 他 的 話?」

「爸 爸, 我 不 要 走, 我 不 要 離 開 他。」淚 下 得 更 急, 雙 眼 盡 是 血 色 的 淚。

「別 這 樣! 在 那 方 妳 會 獲 得 更 好 的 照 顅, 妳 也 應 像 政 那 樣 堅 強。 他 決 心 等 妳 回 來, 妳 更 加 要 珍 惜 他 這 個 好 男 孩; 在 那 方 要 將 病 治 好, 這 才 能 報 答 政 對 妳 的 好 意。」

畢 竟 盈 是 女 孩 子, 又 怎 能 如 此 堅 強?

說 真 的, 政 的 堅 強 也 是 裝 出 來, 他 只 不 希 望 盈 難 過, 故 才 ...!

但 盈 往 外 國 的 原 因 不 是 要 讀 書 進 修 嗎?

為 何 父 說 她 是 往 外 國 治 療? 她 的 病 不 是 早 已 痊 癒 嗎?更 不 清 楚 的 是, 盈 身 罹 甚 麼 頑 疾? 為 甚 麼 必 要 往 外 國 就 醫 不 行?

「爸 爸, 我 不 捨 得 他!」盈 悽 愴 道。

「如 果 政 知 道 這 事, 他 也 會 毫 不 猶 疑 地 要 妳 前 去; 傻 女, 妳 又 不 是 不 回 來, 只 是 離 開 數 年。 當 妳 的 病 治 好, 回 來 也 未 遲 嗎!」

「為 甚 麼 要 選 中 我 們?」這 句 話 盈 已 反 覆 問 自 己 數 遍。

「醫 生 說 妳 的 病 是 隔 代 遺 傳, 幸 好 現 代 科 技 進 步, 而 妳 也 及 早 發 現, 尚 有 三 成 機 會 治 好。」

甚 麼? 原 來 盈 的 病 只 有 三 成 機 會 治 好, 故 她 才 對 政 痛 下 謊 言。

「不 對 他 說 也 是 因 為 可 令 他 沒 掛 心, 而 且 可 使 繼 續 努 力 讀 書, 不 會 因 妳 的 事 而 失 魂 落 魄。」

盈 復 道:「我 也 不 知 道 是 否 能 夠 復 原。 若 不 的 話, 我 寧 可 政 永 遠 忘 記 我, 找 個 好 的 女 孩, 和 她 開 心 一 起。 這 樣, 儘 管 我 離 開, 也 會 好 過 一 點。」

她 當 然 不 希 望 自 己 離 開 所 愛 的 人, 去 一 個 陌 生 的 地 方, 去 一 個 遙 遠 的 地 方。 但 她 自 忖 此 行 可 能 不 回 來, 故 ...。

「妳 太 小 看 政 了。 我 看 他 真 的 會 等 妳。」盈 父 親 對 自 己 女 兒 的 男 朋 友 流 露 出 絕 大 的 信 心。

盈 不 欲 再 想。

「乖 女, 吃 藥 沒 有? 明 天 還 要 上 學, 早 點 睡 吧!」 

「晚 安!」

願 天 下 有 情 的 都 成 了 眷 屬 ---- 王 實 甫《西 廂 記》

《茶 室 閒 聊》

時 間 一 天 一 天 的 流 走, 離 慧 盈 要 往 外 國 的 日 子 愈 來 愈 近, 政 的 心 情 甚 為 複 雜; 儘 管 多 麼 不 開 心, 他 也 不 表 露 人 前, 特 別 在 盈 面 前, 他 更 表 現 得 比 平 常 更 開 心。

其 實, 盈 那 會 不 知 道 政 是 強 裝 出 來, 她 自 己 又 何 嘗 不 是, 倒 數 的 時 間 真 是 難 受!

慧 盈 往 外 國 讀 書 的 消 息, 在 校 內 不 逕 而 走。 同 班 同 學 決 定 為 她 開 一 個 歡 送 會, 與 她 踐 行。

別 班 心 儀 慧 盈 的 同 學 也 藉 此 機 會 向 她 送 咭 傳 情。 她 自 己 也 感 到 十 分 意 外, 為 何 會 這 樣 哄 動?

害 羞 的 慧 盈 當 然 應 接 不 下, 幸 好 還 有 政 與 立 仁 的 幫 助。

「已 準 備 好 往 那 方 的 行 李 沒 有? 美 國 的 冬 天 很 寒 冷, 妳 有 否 添 置 一 些 寒 衣? 妳 身 子 虛 弱, 我 真 的 擔 心!」政 幽 幽 地 說。

 難 得 的 一 天, 他 們 可 以 兩 人 出 外 逛 街。

「已 買 了, 為 了 我 的 事 而 忙 好 一 陣 子! 你 要 著 緊 自 己 的 成 績 啊!」
擁 著 政 那 不 大 粗 壯 的 手 臂, 雖 沒 有 結 實 的 肌 肉, 但 來 得 更 溫 暖, 更 親 切。

聽 後 一 陣 忐 忑, 盈 咀 裡 說 不 出 話 來。 半 晌, 方 才 道:「別 想 太 多, 努 力 讀 書 已 經 足 夠。」

「今 天 逛 街 累 嗎? 倒 不 如 往 對 面 大 道 那 間 茶 座 飲 下 午 茶 吧? 今 天 媽 媽 剛 給 我 零 用 錢, 妳 可 不 用 對 我 客 氣!」政 手 中 一 袋 大 袋 都 是 為 盈 拿 去 外 國 而 購 買 的 東 西。

「那 茶 座 環 境 不 錯! 但 是 ... 」話 猶 未 說 完, 政 已 牽 著 盈 一 起 進 內。
茶 座 的 裝 修 帶 點 古 樸 味 道, 牆 壁 掛 上 名 家 傑 作 的 複 製 品, 所 用 的 座 椅 是 彷 十 七 世 紀 的, 給 人 一 種 置 身 歌 德 時 代 的 氣 息。 店 內 播 著 柔 和 音 樂, 給 人 恬 逸 的 感 覺。

他 們 選 一 個 可 看 見 街 道 的 座 位。

親 切 的 侍 應 生 遞 過 餐 牌, 緩 緩 離 開。

接 過 餐 牌, 看 見 價 目, 慧 盈 不 禁 一 ?:「嘩, 這 麼 昂 貴!」 心 裡 正 盤 算 怎 樣 可 以 令 政 節 儉 一 點。

政 悄 悄 道:「與 妳 一 起, 也 從 沒 和 妳 吃 好 的, 想 吃 甚 麼 便 叫 甚 麼, 不 用 為 我 節 儉 吧!」

「你 不 是 說 和 我 往 外 國 讀 書, 那 有 這 麼 多 閒 錢?」

「沒 緊 要 啦! 在 香 港 最 後 一 次 嗎? 我 要 一 份 雞 肉 三 文 治 加 個 香 蕉 船, 妳 要 甚 麼?」

「我 要 紅 豆 冰!」盈 微 微 笑 道, 真 看 不 出 她 在 生 病, 臉 蛋 紅 紅 的。

他 們 邊 吃 東 西, 邊 談 笑 起 來, 談 天 說 地, 無 話 不 說, 享 受 著 這 歡 喜 的 一 刻。 這 恬 靜 的 環 境, 加 上 柔 和 的 燈 光 及 音 樂, 為 情 侶 製 造 一 個 傾 吐 心 事 的 空 間。

突 然, 政 似 有 所 覺 地 朝 玻 璃 窗 一 看, 不 禁 低 呼:「那 不 是 一 凡 嗎?」

慧 盈 在 人 群 中 尋 找 一 凡 的 身 影, 同 是 異 常 驚 訝:「一 凡 身 邊 的 少 女 是 誰? 是 柏 瑤 嗎?」

政 結 結 巴 巴 地 說:「那 個 女 孩 並 不 是 瑤 瑤, 我 也 不 認 識 她! 一 凡 怎 麼 攪 的, 他 不 是 喜 歡 柏 瑤 嗎? 在 外 還 有 另 一 個!」

「也 許 是 他 同 學 罷 了?」

「時 間 不 早, 走 吧!」

「不 用 這 麼 急 著 找 他 追 問, 別 要 造 成 誤 會。」

「媽 媽 對 我 說:『希 望 妳 今 晚 到 家 吃 飯。』我 答 應 她, 今 晚 一 定 會 帶 小 新 抱 回 家 吃 飯。」政 佻 脫 地 說。

「那 麼 我 跟 告 訴 媽 媽 不 用 做 我 的 飯。」盈 聽 見 政 媽 媽 希 望 見 她, 心 裡 很 是 歡 喜。

眨 眼 間, 已 到 達 政 家 門 前。

《抱 月 之 夢》

「伯 母, 妳 好。 打 擾 你 們!」儘 管 盈 已 多 次 作 客, 仍 是 十 分『見 呆』。

「進 來 坐 吧!」媽 媽 道。「我 正 忙 於 準 備 飯 菜。 政, 你 招 呼 慧 盈 吧!」
今 天 晚 飯 比 平 常 熱 鬧, 除 慧 盈 這 客 人 以 外, 政 的 爺 爺 也 來 了。

老 人 家 對 年 青 男 女 總 是 評 頭 品 足, 時 又 上 下 打 量, 弄 得 盈 不 很 自 在。 幸 而, 爺 爺 對 盈 的 印 象 也 不 錯, 也 沒 有 多 大 留 難。

轉 眼 間, 晚 飯 也 差 不 多 吃 了 一 半。

「媽 媽, 妳 弄 的 飯 菜 很 是 美 味! 慧 盈 的 則 不 大 好。」政 淘 氣 地 說, 他 不 害 怕 盈 會 生 氣, 因 為 他 相 信 盈 知 道 他 在 說 笑。

「你 也 來 做 頓 好 吃 的 給 我!」盈 也 不 甘 示 弱。

「別 理 睬 那 孩 子 的 話, 多 些 來 偷 師 便 成 了。 我 當 年 也 是 跟 政 祖 母 學 師 罷 了。 這 些 東 西, 就 像 生 命; 一 代 延 續 一 代。」 媽 媽 看 見 政 在 捉 弄 慧 盈, 便 幫 她 一 把。

在 旁 的 爺 爺 插 咀:「要 做 凌 家 媳 婦 定 要 有 一 手 好 廚 藝, 要 不 然 就 不 成。」 

無 心 的 一 句, 卻 觸 動 盈 的 痛 處。 盈 也 希 望 學 好 廚 藝, 但 她 要 走 了, 不 能 再 向 媽 媽 學 習。

低 下 沉 思 剛 才 說 話, 身 旁 的 政 當 然 明 白 甚 麼 原 因, 便 連 忙 道:「媽 媽, 吃 飯 後 我 替 妳 洗 碗 碟。」

不 一 會, 晚 飯 已 被 眾 人 吞 進 肚 裡。

「你 和 盈 看 電 視, 吃 吃 水 果!」

「給 盈 盈 一 個 大 蘋 果!」盈 也 同 樣 愛 吃 蘋 果。

「伯 母, 我 幫 妳 的 忙。」盈 說 道。

廚 房 之 內, 兩 女 無 所 不 談。

「政 能 夠 認 識 妳 真 是 他 的 福, 多 謝 妳 照 顧 這 傻 孩 子; 他 的 思 想 比 較 單 純, 有 些 時 候 我 也 替 他 憂 心, 妳 在 他 身 邊 我 可 放 心。」 政 媽 媽 流 露 出 欣 喜 之 色。

「他 已 長 大, 做 事 也 很 成 熟, 伯 母 妳 大 可 放 心; 雖 然 有 些 時 候 比 較 魯 莽, 但 始 終 還 是 年 青, 這 慢 慢 來 學 習。 現 在 我 雖 比 他 成 熟, 遲 陣 子 我 也 要 聽 他 的 話。」盈 話 中 帶 笑, 甜 絲 絲 的。 

突 然, 慧 盈 感 到 暈 眩, 雙 手 一 軟, 手 中 的 碗 墮 在 地 上, 發 出 砰 然 一 聲。 盈 伏 在 灶 頭 上, 政 媽 媽 連 忙 扶 起 她。

「政, 快 進 來......」正 欲 開 口。

媽 媽 還 未 大 叫, 盈 搶 著 道:「伯 母, 不 要 喚 他 入 來。」

「是 否 因 為 外 國 的 事 情 操 勞, 故 感 到 疲 倦。 妳 不 希 望 他 為 妳 擔 心 是 對, 但 他 是 妳 男 友 嗎?」

驀 地, 慧 盈 從 口 袋 裡 掏 出 一 瓶 藥 丸, 正 欲 說 出 驚 人 秘 密。

「甚 麼 事, 我 在 客 廳 聽 見 打 碎 碗 碟 的 聲 音。 盈, 是 妳 嗎?」政 笑 嘻 嘻 地 闖 進 來。

「都 怪 你 不 好, 時 常 說 我 冒 失!」盈 連 忙 藏 起 藥 瓶, 勉 強 撐 著 身 子, 向 政 打 趣 說。「你 這 小 鬼 快 去 看『重 案 群 英』!」

「差 點 忘 了!」靈 巧 的 他 又 一 溜 煙 走 了。

待 政 離 開, 盈 小 心 翼 翼 將 門 關 上。

「伯 母, 妳 知 否 我 往 外 國 的 真 正 原 因?」慧 盈 屏 息 靜 氣。

「聽 政 說: 妳 爸 爸 希 望 妳 能 接 受 更 好 的 教 育。 難 道 還 有 其 他 原 因?」

慧 盈 字 字 鏗 鏘:「我 家 數 代 遺 傳 血 癌, 這 不 幸 降 臨 在 我 身 上, 往 外 國 才 能 控 制 病 情, 故 我 不 得 不 離 開...!」臉 上 沒 有 一 絲 悲 痛, 似 乎 對 這 個 不 幸 已 經 麻 木。

媽 媽 聽 後, 心 下 一 沉, 為 何 她 及 兒 子 最 痛 錫 的 女 孩 竟 會 遇 上 這 死 神, 惡 魔?

「求 妳 千 萬 不 要 對 政 說。 我 不 願 意 看 見 他 為 我 做 甚 麼?」慧 盈 沒 有 再 說 甚 麼, 跪 在 地 上, 靜 待 政 媽 媽 的 答 應。

「好 孩 子, 快 起 來! 到 妳 嫁 入 我 家 的 時 候 才 跪 在 我 跟 前 送 茶。 盈 盈, 妳 應 該 知 道 他 會 等 妳 回 來 的; 我 可 以 代 妳 保 守 秘 密, 但 政 怎 樣 做 我 絕 不 管!」簡 單 直 接 的 說 話。

慧 盈 聽 後, 放 下 心 頭 大 石。

儘 管 飽 經 世 歷, 政 媽 媽 聽 罷 盈 的 不 幸, 雙 眼 也 紅 透 起 來, 淚 只 是 強 忍 著。

「伯 母, 多 謝 妳!」

「別 再 伯 母 前, 伯 母 後。 叫 我 媽 媽 吧! 夜 了, 喚 政 送 妳 回 家, 要 不 然 妳 父 母 會 憂 心!」

「媽 媽, 再 見。」只 怕 這 是 最 後 的 一 次。


[1]

如果世界上還有這樣的女生就好了~~

Dozy
[引用] | 作者 Dozy | 1st Nov 2008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 Re: Dozy
Dozy :
如果世界上還有這樣的女生就好了~~

Dozy,

謝謝你看這個故事,我相信是有這樣的女生,但可惜自己在少年時也曾遇到那些,但就是不懂得珍惜,正所謂失去才知道珍惜一樣,畢竟年少無知,哈哈!

Calvin


[引用] | 作者 Calvin | 1st Nov 2008 | [舉報垃圾留言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