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Class 4C | 4th Oct 2008 | 一般, 說書, 感覺, 朋友 | (300 Reads)

《我 心 起 伏》-- 甚 麼 事 最 能 令 你 震 撼 心 靈?

 「甚 麼? 我 沒 聽 錯?」身 軀 不 住 顫 抖, 雙 手 緊 緊 捉 著 盈 那 雙 冰 冷 的 手, 目 光 呆 滯 看 著 盈 那 張 蒼 白 的 臉。

「說 真 的! 我 要 往 美 國 讀 書, 爸 爸 已 替 我 辦 妥 一 切 手 續, 十 二 月 廿 九 日 上 機!」盈 強 忍 欲 下 的 淚 水, 字 字 鏗 鏘 地 轟 進 政 耳 內。

「為 何 這 樣 突 然?」政 眼 裡 充 滿 迷 惘。

「爸 爸 為 我 籌 備 接 近 半 年, 由 於 那 邊 的 簽 証 剛 剛 辦 妥, 而 且 他 亦 希 望 我 儘 快 到 達, 趕 及 春 季 課 程 開 始。 對 不 起, 我 現 在 才 告 訴 你。」

「即 是 妳 在 半 年 前 已 知 道 這 事? 為 何 不 早 和 我 說?」

「早 說 來, 大 家 也 不 開 心, 倒 不 如 我 一 人 獨 自 忍 受,  我 不 欲 看 見 你 不 快 樂。」

......」兩 行 眼 淚 從 眼 眶 滑 出。

他 哭 了。

「我 知 道 這 事 時, 自 己 也 接 受 不 了; 我 也 像 你 掉 下 淚 來, 但 是 爸 爸 說 往 外 國 進 修 可 以 獲 取 更 多 知 識, 而 且 我 們 若 真 心 相 愛, 又 豈 會 因 為 這 些 而 忘 記 對 方?

  記 否 你 曾 說:『兩 情 若 是 久 長 時, 又 豈 在 朝 朝 暮 暮』」

慧 盈 眼 內 一 片 模 糊, 冰 冷 的 手 觸 摸 政 那 張 悵 惘 的 臉, 為 他 拭 去 臉 上 每 滴 淚。

其 實 她 自 己 又 如 何?

為 何 她 願 意 拋 下 自 己 最 愛, 遠 走 他 方, 她 真 的 只 為 了 滿 足 家 庭 心 願。

「我 不 要 你 忘 記 我, 我 捨 不 得 你, 你 不 要 放 棄 慧 盈。」柔 情 似 水 的 盈, 自 己 也 落 下 淚 來, 比 政 哭 得 更 厲 害。

自 與 政 一 起 後, 春 風 在 她 臉 上 輕 吹, 鳥 兒 為 她 歌 唱, 一 切 也 是 快 樂 地 渡 過, 她 從 未 曾 如 此 傷 心!

也 許 她 曾 想 道 自 己 遠 去 外 國 後, 因 時 間 和 地 域 上 分 別, 因 而 失 去 一 份 值 得 珍 惜 的 愛 情; 畢 竟 盈 是 個 孝 順 女, 她 絕 不 會 讓 父 母 難 為!

「好 了 好 了! 小 乖 乖, 別 要 哭!」政 拿 出 手 帕 替 盈 拭 掉 淚 水 劃 下 的 淚 痕, 深 深 吻 向 盈 的 額, 似 在 告 訴 盈:『無 論 妳 在 那 裡, 我 對 妳 的 愛 一 世 不 變』;

雙 手 輕 輕 撫 摸 盈 的 背, 給 她 最 安 逸 溫 暖 的 感 覺。

醉, 世 間 一 切 在 這 刻 醉 了!

盈 蓋 上 雙 眼, 靜 聽 政 微 微 的 心 跳 聲, 盡 情 享 受 這 寧 靜 的 光 景, 溫 馨 時 光。

「也 接 近 一 年, 我 也 未 曾 唱 一 闕 情 歌 給 妳, 現 在 可 願 意 聽?」     

「願 意。」盈 醉 人 淺 笑, 任 誰 看 見 也 會 迷 倒。

「願 永 遠, 兩 依 戀, 願 我 與 妳 永 遠 情 不 變,..... 共 妳 牽 手 走 進 教 堂, 開 心 等 那 一 天, 情 牽 一 線。」

歌 聲 雖 不 算 悅 耳, 但 唱 者 是 自 己 心 愛, 慧 盈 聽 來 痴 痴 迷 醉。

慧 盈 百 感 交 雜, 既 喜 且 悲。

少 女 夢 想, 大 多 是 希 望 自 己 找 到 生 命 中 最 愛, 做 個 最 幸 福 快 樂 的 妻 子。

此 刻, 慧 盈 找 到; 可 是, 不 久 便 要 與 他 遠 隔 天 涯。

難 道 上 天 如 此 不 仁, 要 這 對 深 愛 情 侶 長 廂 牽 掛, 相 思 斷 腸?

或 許 只 是 上 天 對 他 倆 的 考 驗, 考 驗 他 們 能 否 敖 過 離 別 之 苦, 從 而 鍛 鍊 出 不 朽 真 情。

「可 否 抱 緊 我?」盈 如 夢 囈 地 道。

沉 醉 在 政 懷 內, 甚 麼 也 不 願 再 想!

「世 伯 有 否 說 妳 何 時 回 來?」

.....我 也 不 清 楚, 在 那 邊 完 成 大 學 課 程, 大 概 四 五 年 吧!」盈 自 己 也 不 知 道, 勉 強 擠 出 答 案。

「那 麼 長 時 間, 妳 會 否 在 假 期 回 來 探 我? 還 有, 父 母 與 妳 同 行 嗎? 還 是...!」 

「爸 爸 著 我 在 美 國 努 力 讀 書, 我 想 短 時 間 內 也 不 會 回 來, 希 望 你 不 要 為 此 難 過; 往 外 國 讀 書 對 家 庭 已 構 成 沉 重 負 擔, 而 且 飛 機 票 也 很 昂 貴, 所 以 ...!」

聽 後 失 望 萬 分, 也 是 預 期。

「我 答 應 你, 在 那 方 讀 書 之 餘, 也 做 些 兼 職 和 省 些 零 用, 以 自 己 的 錢 偷 偷 買 機 票 回 來 與 你 見 面。 另 外, 不 要 為 我 操 心, 姑 媽 在 那 邊 居 住, 她 會 照 顧 我 的 生 活 所 需。

  你 在 這 裡 要 努 力 讀 書, 在 會 考 獲 取 好 成 績, 我 在 那 方 會 默 默 為 你 祝 福。

  沒 有 我 在 你 身 邊, 別 躲 懶, 不 然 我 不 饒 你!」

「偷 偷 見 面?」政 裝 個 鬼 臉。

盈 以 小 手 輕 輕 扭 捏 政 臉 龐。 

「好 痛 唷! 要 親 親!」政 掩 著 臉 龐, 裝 作 痛 苦。

慧 盈 用 手 撫 摸 政 那 張 孩 子 臉, 向 他 淺 笑, 含 羞 一 吻。

「我 會 努 力 讀 書, 叫 媽 媽 也 送 我 往 美 國 讀 書, 那 時 我 們 便 再 可 一 起 讀 書! 別 忘 記 蓉 敏 姐 也 在 那 方, 往 美 國 後, 妳 可 以 與 她 聯 絡, 找 她 幫 忙。」政 轉 動 腦 筋, 已 構 思 整 個 計 劃, 讀 書, 然 後 往 外 國, 再 與 盈 重 聚。  

慧 盈 擁 著 政 更 緊, 將 臉 龐 埋 在 政 的 肩 膀, 聽 政 如 此 這 般, 鼻 子 不 禁 一 酸, 淚 再 冉 冉 掉 下, 幸 而 政 看 不 見。

「我 會 等 你!」堅 定 的 承 諾。

「我 知 道!」

「你 會 否 寫 信 給 我? 我 要 每 星 期 至 少 兩 封; 但 是, 若 果 事 忙 的 話, 一 封 也 可 以!」看 來 政 已 放 開 點, 盡 量 將 這 事 看 淡, 不 再 顯 得 悲 傷。

他 知 道 若 果 自 己 不 能 輕 鬆 面 對, 反 會 對 盈 構 成 壓 力, 那 麼 盈 又 豈 能 安 心 往 外 國? 儘 管 自 己 多 麼 難 堪, 也 只 好 隱 藏 心 裡, 令 盈 及 自 己 好 過 點。 

《晨 曦 曙 光》

「我 喜 歡 朝 陽 初 升 的 美 態, 盈 妹 妹 可 否 與 我 在 這 裡 一 起 看 日 出?」  

躺 在 政 的 懷 裡, 閉 上 雙 眼, 靜 聽 細 語。

天 色 由 暗 黑 漸 見 明 朗, 天 空 中 紅 暈 從 東 方 慢 慢 向 比 鄰 相 接, 天 空 泛 起 魚 肚 白, 太 陽 綻 放 出 耀 眼 金 光。

金 光 灑 落 一 地, 暖 暖 散 射 政 與 慧 盈 身 上, 冬 日 的 清 晨 仍 是 熱 暖, 就 如 彼 此 愛 對 方 的 那 顆 心。

鳥 兒 吱 吱 鳴 叫, 等 待 黎 明 來 臨。 朝 陽 初 露, 呈 現 無 限 生 機。

「晨 曦 曙 光 和 煦, 真 是 美 麗 的 日 出, 可 惜!」盈 傷 感 地 道。

「盈 盈 別 要 這 樣。 妳 要 開 開 心 心 往 那 方 讀 書, 不 要 孩 子 氣。」政 叮 囑 她 說。

「該 回 去 了, 要 不 然 他 們 會 掛 心!」盈 睡 眼 惺 忪。

回 到 營 舍, 其 他 人 仍 在 酣 睡, 政 與 盈 分 別 回 自 己 的 房 間, 爭 取 時 間 睡 覺。

政 躺 在 床 上, 以 棉 被 蓋 頭, 在 被 窩 內 盡 情 地 哭, 強 忍 的 淚 水 再 沒 任 何 顧 忌, 像 江 河 缺 堤 般 湧 出。

淚 未 乾, 愛 未 完。

雖 不 捨 慧 盈, 但 他 可 以 做 甚 麼? 難 道 要 盈 留 下 來? 他 希 望 可 以, 但 他 更 清 楚 這 沒 可 能。

痛 哭 過 後, 政 開 始 細 想 怎 樣 才 可 使 盈 安 心 往 外 國; 他 明 白 與 其 在 盈 面 前 哭, 倒 不 如 歡 欣 為 她 餞 行, 留 下 一 個 美 好 回 憶, 待 她 遠 去 後 才 獨 自 難 受。 

儘 管 已 是 立 冬, 陽 光 雖 沒 昔 日 熾 熱, 也 教 人 溫 暖, 柔 柔 晨 光 喚 醒 多 少 貪 睡 人?

「政, 起 床 呀! 大 伙 兒 在 等 你。」立 仁 拿 起 枕 頭 著 力 拍 向 政 臉 龐。

「立 仁 也 還 未 起 床! 喚 醒 他 才 叫 我 好 嗎?」政 發 口 夢 說。

「我 還 比 你 早 醒 來, 以 後 別 再 嚷 我 是 隻 懶 豬。」立 仁 反 駁。

一 凡 在 客 廳 碰 見 柏 瑤, 便 道:「政 不 知 怎 地, 這 麼 晚 還 不 願 起 床。」     

柏 瑤 一 怔, 說:「盈 姐 姐 也 是, 往 日 她 很 早 便 醒 來, 今 天 卻 ...。 難 道 他 們 昨 晚 出 外 談 天, 到 今 晨 才 回 來?」

「對 不 起, 昨 晚 的 事 令 妳 如 此 尷 尬。」

「睡 一 覺 甚 麼 也 忘 了!」瑤 瑤 看 著 一 凡, 微 微 笑 道。

兩 天 的 旅 程 完 滿 結 束, 大 家 皆 盡 興 而 歸。

明 顯 地, 政 與 盈 像 有 心 事 似 的, 其 他 人 逗 她 們, 她 倆 也 提 不 起 勁。 他 們 不 知 箇 中 原 委, 只 是 以 為 她 們 還 渴 睡, 沒 精 打 采。

「再 見 了。」聲 聲 道 別, 大 家 各 自 歸 家。

《在 家 千 日》

「我 陪 伴 盈 盈 歸 家, 好 嗎?」政 拖 著 自 己 心 愛。

「好!」如 童 話 般, 王 子 領 著 公 主 回 皇 宮 去。

「離 妳 遠 去 外 國 的 日 子, 尚 有 一 個 月, 我 們 要 好 好 珍 惜 這 最 後 的 日 子!」

聽 見『最 後』這 字, 盈 心 裡 有 些 感 觸, 痴 痴 看 著 政, 幽 幽 道:「不 要 說 這 些 話, 我 還 要 作 你 妻 子, 為 你 組 織 美 滿 家 庭。」

「替 妳 還 是 替 我?」政 向 盈 開 玩 笑。

...」盈 但 笑 不 語。

「廿 九 日 上 機, 那 麼 我 們 還 可 共 渡 聖 誕 節; 妹 子 希 望 我 怎 樣 給 妳 驚 喜?」想 起 往 後 的 聖 誕, 沒 有 慧 盈 在 身 旁, 政 更 加 珍 惜 這 個 十 二 月 二 十 五 日。

「驚 喜, 不 要 捉 弄 我 便 好! 記 否 上 年 聖 誕, 你 用 噴 雪 弄 在 我 頭 上, 害 我 洗 一 整 晚 頭 髮。」女 孩 子 記 心 真 強, 年 前 的 事 也 如 昨 日 般 清 晰 可 記。

大 家 默 然, 同 在 回 首 那 天 情 景, 盈 復 道:「今 晚 在 我 家 吃 晚 飯, 好 不 好?」     

快 活 不 知 時 日 過, 轉 眼 以 抵 達 盈 的 家。

「世 伯, 你 好!」

「宿 營 愉 快 嗎? 慧 盈 有 否 對 你 構 成 任 何 麻 煩?」盈 的 父 親 依 然 幽 默。

「那 有? 她 怎 會 是 我 的 負 累?」政 眼 中 流 露 出 為 盈 生 活 而 努 力 的 堅 毅 眼 光, 盈 看 後 欣 慰 不 已。

吃 罷 晚 飯, 政 與 慧 盈 在 露 台 仰 望 星 空, 今 晚 的 星 星 比 昨 天 為 多, 可 算 是 對 昨 晚 的 補 償。

「不 知 道 那 邊 的 星 星 月 亮 是 否 也 如 此 美 麗?」盈 依 偎 在 政 身 旁。

「好 乖 乖, 今 晚 早 點 睡, 明 天 還 要 上 學 去。」

疲 倦 的 慧 盈 不 知 不 覺 在 政 懷 內 入 睡, 十 分 安 詳。 他 輕 輕 抱 起 盈 的 身 軀, 將 她 安 好 放 在 床 上, 在 她 耳 邊 說 句 再 見, 便 向 世 伯 道 別。

剛 欲 舉 步 回 家, 盈 父 親 喚 政 道:「往 外 國 讀 書 的 事 告 訴 你 嗎?」

「已 經 知 道! 我 會 待 她 回 來, 或 會 往 外 國 去 進 修。」

「盈 的 姑 媽 在 美 國, 會 好 好 照 顧 她, 你 不 用 太 多 操 心。 我 真 的 不 知 怎 說, 盈 能 遇 上 你 這 好 男 孩, 真 是 她 的 福 氣。」盈 父 看 著 政, 再 道:「我 要 她 往 外 國, 真 難 為 你!」

「作 父 親 的, 當 然 希 望 兒 女 成 才。 你 也 是 替 盈 著 想, 我 們 倆 都 明 白 的。」

真 的 成 長, 學 懂 設 身 處 地 為 別 人 想 和 體 諒。

「時 候 不 早, 你 的 家 人 會 掛 心, 明 天 見。」盈 父 送 政 離 去。

剛 剛 送 政 離 去, 盈 父 親 正 欲 回 房 間 休 息, 背 後 竟 然 是 ....